• 打牙祭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陈阿三靠替身算命为生,赚不了多少钱,以是老是一丝不苟。

      此日,陈阿三离开一家名为“好又来”的餐馆,老板叫杨一先,看到陈阿三出去,忙迎上前去,扶他坐下。陈阿三把从菜场上称来的半斤猪肉扔给老板:“拿去,给我加工一下!”这是陈阿三的习用手法:他的钱无限,自己把肉称来加工,老板就不能赚他太多,只能收个加工费。

      杨一先接过肉就到厨房里起头加工。由于赚的钱少,工序又费事,杨一先心里有点不愿意,因而切肉时他悄悄地切了一块放在一边……

      菜端下去后,陈阿三就着一壶米酒吃喝起来。将近吃完时,陈阿三暗自疑惑起来:咦,怎样这么快就没了?因而高声嚷道:“喂,老板,怎样只这么一点点,还有些肉呢?”

      “都在这里了,才半斤肉,你想吃多少啊!”杨一先说。

      “那块肉我称时就摸过了,明明下面还有块肥肉,但是我却没吃到,莫非不是你做了四肢举动?哼,想欺负我是个瞎子是否是?”陈阿三振振有辞。

      杨一先心里一怔:这瞎子真是贼精!他怕别的客人听到了影响欠好,究竟是心里有鬼,因而再也不狡辩,结账时杨一先不得不少收了陈阿三两块钱,算起来,留下的那块肉也不值两块钱,这回是陈阿三赚了,可临走时,他还理屈词穷地丢了句话:“下回可别如许了!”

      过了几天,陈阿三攒足了钱,又离开“好又来”饭馆,这回他带来了八两肉。

      杨一先照例拿着肉走进厨房,咚咚地切起来。快切完时,看着眼前一小块没切完的精肉,杨一先又打起了主见:你个死瞎子,前次分明占了我的便宜,还害我下不了台面。这回我要连本带息赚回来离去,精肉这么多,我留下这一块,看你怎样知道?

      谁知,这回菜快吃完时,陈阿三又惊叫起来:“哎哟哟,看来杨老板还想留我吃晚餐,还给我留着一块肉呢!”

      杨一先心里一惊:“乱说,你带来的肉不都在这儿吗?连瘦带肥全有……”

      “哼,明明是少了一块!”陈阿三绝不让步。

      “是吗?你凭甚么这么说啊?”杨一先胸有成竹地笑道,那块肉他早藏起来了,而其他的肉又早到了陈阿三的肚里,他倒要看看陈阿三是真知道少了肉,还是在诈他。

      “不凭甚么,就凭我这双耳朵!”陈阿三道,“我眼睛虽瞎了,但耳朵灵着呢。那块肉,我闻声你用菜刀咚咚地切了下,就应该有块肉呀,但我却只吃了块,哼,你还想瞒我?”

      “啊?”听完这话,杨一先简直晕倒,此次照例少收了两块钱加工费。

      陈阿三第三次来时提了一斤肉。

      前两次没占到便宜,杨一先本不想再接待他,但那天他喝点酒,再加上心里有口吻,故意要和陈阿三玩一玩。

      陈阿三照例选了一个凑近厨房的餐桌坐下,老早就将一只耳朵对着厨房竖着。

      杨一先见状,心里不由悄悄失笑,心想,这回我下刀快一点,看你怎样听得清刀声,数得清刀数。如许想着,切肉时杨一先就将一把菜刀舞得像风车同样呼呼生风,为了安全起见,最初几块肉他都没用刀切,而是用铰剪剪开来,要是真算刀数,他还送了几块给陈阿三呢。

      这回,陈阿三果真没能听清刀声,他索性也再也不数肉块了。但吃完后,陈阿三却又说:“杨一先你也太不够意义了,又少了我二两肉!”

      杨一先一听,一副有备无患的模样:“谁偷了你的肉啦?你给我拿出证据来,不然明天休想离开这里!”

      “杨老板莫暴躁,证据天然会有的。”说着,陈阿三镇定自若地拄着拐杖走进厨房,从一堆菜叶里翻找出一块肉来,转身对杨一先说:“证据就在这里!”

      杨一先顿时惊得木鸡之呆。

      “你必然很认为惊疑吧?”陈阿三说着,遽然睁开眼睛,“哼,你认为如今算命的‘瞎子’全都真的看不到吗?”

    上一篇:秋风吹红丹枫树

    下一篇:谢晋学院表演专业学生参演大型多媒体话剧获各